• <bdo id="cccec"><center id="cccec"></center></bdo>
  • <td id="cccec"><center id="cccec"></center></td>
    <table id="cccec"></table>
  • 前沿動態
    中國文化之根:先秦七子對中國文化的奠基 | 薦書
    發表時間:2022-05-06 19:42:32    作者:    來源:“三聯書店三聯書情”微信公眾號

    中國文化之根

    先秦七子對中國文化的奠基

    楊澤波 著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22-5
    ISBN:9787108068170 定價:48.00元

     

    【內容簡介

     

    受獨特文化土壤的影響,中國文化有著鮮明的特殊性。先秦諸子就是在這片土壤上生長綻放的艷麗花蕾,其思想的展開奠定了中國文化的基本走向。要了解中國文化,必先了解先秦諸子。本書根據復旦大學深受歡迎的“先秦諸子”課程的錄音整理而成,深入淺出地介紹了孔子、墨子、老子、孟子、莊子、荀子、韓非子的思想。所述內容與學界通行理解多有不同,有很強的個人特色。閱讀本書對于深入了解中國文化的性質,做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中國人,大有裨益。

     

    【作者簡介】

     

    楊澤波,哲學博士,復旦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早年從事孟子研究,著有“孟子三書”(《孟子性善論研究》《孟子評傳》《孟子與中國文化》)。后致力于牟宗三儒學思想研究,著有《貢獻與終結——牟宗三儒學思想研究》(五卷本)《<心體與性體>解讀》《走下神壇的牟宗三》《焦點的澄明——牟宗三儒學思想中的幾個焦點問題》。近年來全身心投入建構儒家生生倫理學的工作,著有《儒家生生倫理學引論》《儒學譜系論》(待出)。發表學術論文近200篇。

     

    【目錄】

     

    第一章 中國文化的特質

    一 中國文化的背景與特質  

    二 中國文化特殊性帶來的問題  

    三 需要注意的幾個問題  

    第二章 孔子及其創立的儒家學派

    一 為什么今天仍然要學習孔子  

    二 獨特而合理的政治方式  

    三 獨特而合理的道德方式  

    四 道德理想主義  

    第三章 墨子及其創立的墨家學派

    一 墨子思想的基本內容及其評價  

    二 兼愛與別愛的現代之爭

    第四章 老子及其創立的道家學派

    一 道之釋義  115

    二 道之應用  135

    第五章 孟子對孔子仁的思想的繼承

    一 孟子的王道思想  

    二 孟子的性善理論  

    第六章 沿著老子路線前行的莊子

    一 從老子到莊子  

    二 莊子思想核心之一:不譴是非  

    三 莊子思想核心之二:無待逍遙  

    第七章 荀子對孔子禮的思想的發展

    一 性惡論的內在理路及其理論貢獻  

    二 性善性惡孰是孰非的千古之謎  

    三 性惡論的內在困難  

    第八章 韓非及其法家

    一 法、術、勢簡介  

    二 法家思想的價值與局限  

    第九章 幸福人生的中國樣式

    一 物欲幸福  

    二 事功幸福  

    三 道德幸福  

    四 幸福人生三大原理  

    附錄:在2021年復旦哲學學院畢業大會上的講話

    后記

    選摘

    “先秦諸子”又叫“先秦哲學”,名稱不同,內容無異。作為這門課的開始,首先講“中國文化的特質”。之所以這樣安排,是因為先秦哲學是中國哲學的一個部分,中國哲學又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要了解先秦哲學當然必先了解中國哲學的特點,要了解中國哲學的特點當然又必先了解中國文化的特點?,F在的年輕人有很多優點,比較聰明,重視個性,善于表達,但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對自己的文化缺乏透徹的了解,而這個問題他們自己可能并沒有明確地意識到。這個問題影響很大。比如,現在常講“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問題是,什么叫中國人?中國人固然有血緣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指在中國文化背景下生長,認同中國文化的人。對自己的文化沒有透徹的了解,怎么談得上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呢?

     

    作為世界上非常重要的一種文化形態,中國文化有著非常鮮明的特質。這種特質是由其特殊的背景決定的。

     

    地緣背景。歷史學家注意到,中國文化的地理環境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這就是上下左右都不通。中國文化有兩條母親河,一是黃河,二是長江。中國古代文化的出現,長江流域應該略早于黃河流域。但從文字記載的歷史看,中國文化的中心無疑還是在北方。這個特點對中國文化的發展有深刻的影響。想象一下,從黃河流域往北走行不行?短途沒有問題,內蒙古、蒙古國還行,再往北走,天寒地凍,不利于生存。往西也不行,茫茫大沙漠,前行很困難。西南更不行,青藏高原,地理條件更差。南邊倒是可以,但從長江再往南走,也會受到地域和文化的限制。需要注意的是東面。從黃河流域往東是可以的,從陜西到山西,到河南、河北,再到山東。山東人杰地靈,出了很多圣人,孔子、孟子都是山東人??鬃诱劦竭^海:“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論語·公冶長》)意思是說,我的大道如果行不通的話,我就扎一個小筏子,到大海上去漂流,跟著我的恐怕只有仲由了。孟子也說:“觀于海者難為水,游于圣人之門者難為言。”(《孟子·盡心上》)看過大海的人,再跟他談水就沒有吸引力了,在圣人之門學習了很高的智慧,自與他人不同。但孔子和孟子都沒有航海的經歷。這種情況說明,在中國文化產生之初,東西南北是基本封閉的。這與古希臘有很大不同。古希臘北部是丘陵地帶,適合耕種的土地不多,南邊主要是海島。古希臘屬于海洋文化,他們的先民為了生存,常常要乘船離開自己的土地,到別的地方去經商。因此,古希臘文化與當時周圍的其他文化有著廣泛的聯系,相互影響,相互發展。這種條件,中國并不具備。

     

    這樣便形成了中國文化的第一個特點:獨自發展。中國文化是在一個基本封閉的地理環境中,與當時其他大的文化系統幾乎互不知情的情況下發展起來的,這就決定了中國文化有著相當大的獨立性。當然,我們內部也有一些交流,比如中原文化不斷與北方文化相互交融。但中國文化產生之初,沒有受到世界上其他大的文化如希臘文化、埃及文化的影響,甚至根本不知道它們的存在。中國文化在發展過程中出了問題,會自己解決,解決之后又出現新問題,再自己解決,在這個過程中,幾乎沒有受到當時世界上其他大的文化系統的影響。這個特殊背景決定中國文化是一個獨自發展的自洽系統,就像一個圓一樣,有其開始,有其過程,有其終點,自己就把這個口封好了。后來,其他文化如佛教文化、基督教文化,慢慢進來了,但這個時候中國文化的性質已經確定了,就像一棵大樹一樣,已經定型了。其他文化可以在具體方面產生影響,有的影響還非常大,但主干不會動。中國文化之所以特殊,地緣是一個首先必須注意的因素。

     

    氣候背景。黃河流域是中國文化的重要源頭,這個源頭與北緯三十度線有關。這條線非常神奇,集中了古代最著名的一些文化,比如古巴比倫文化、古瑪雅文化、古埃及文化,當然也包括中國文化。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與氣候條件有一定關系。歷史學研究證明了一個道理:一種文化,特別是一種重要的文化,要產生要發展,氣候條件既不能太優越也不能太惡劣,應在優越和惡劣之間。太優越了產生不了重要的文化,太惡劣了同樣產生不了重要的文化。有一次我在馬來西亞住了幾天,很快就明白了這個道理。馬來西亞雖然是一個重要的國家,但不是重要文化的滋生地,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氣候條件太優越了。餓了隨便在樹上摘個果子就可以充饑,渴了到處都可以找到清潔的水喝。在這么優越的氣候條件下,人們不需要付出太大的努力就能生存,不大可能創造重要的文化。反過來說,氣候條件太惡劣了也不行。愛斯基摩人(即因紐特人)那么多年來還是老樣子,就是因為氣候條件太差,能夠生存下來已經不容易了,很難有大的創造和發展。黃河流域作為中國文化的源頭,雖然也屬于北緯三十度線的范圍,但地理位置更偏北,甚至達到了北緯三十五度,氣候條件更差一些,這就要求我們的先民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生存。我猜想,這或許是中國文化有長江和黃河兩大源頭,而后來文化的中心卻落在黃河流域的重要原因。換言之,雖然長江和黃河都是中國文化的源頭,但因為黃河流域氣候條件更差,先民不得不更加努力,所以其程度后來才超越了長江流域。中國文化的產生離不開治水,大禹治水的故事眾人皆知。這個故事對我們最大的啟示是:我們的先民是通過不斷努力才創造了自己的文化的,如果躺在那里睡大覺,不可能產生如此燦爛輝煌的文化。

     

    這種特殊的氣候條件決定了中國文化的第二個特點:剛健有為。因為中國古代的氣候條件不是特別優越,先民必須努力才能生存和發展,于是漸漸養成了剛健有為的品格,正所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周易》)。很多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故事,都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理解。在一些文化中,太陽是人們崇拜的對象,在中國則是可以與之抗爭的(后羿射日);火是從上帝那里偷來的,在中國則是人們自己努力創造的(鉆燧取火);大山是上帝的造化,在中國則是可以人為移動的(愚公移山)。精衛填海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精衛是炎帝的女兒,后來溺亡了,變成了鳥,每天從山上叼石子填到大海里。這個故事表達的就是一種剛健有為、奮斗不止的精神。一提到中國人,我們很自然會想到兩個形容詞:勤勞和勇敢。

     

    這兩個詞真切表達了中國文化或受中國文化熏陶的中國人的性格特點。“勤勞勇敢的中國人”這話不是白說的,有著深厚的基礎。這也督促我們要不斷反省,看看自己是不是夠勤勞,夠勇敢。如果不夠勤勞,不夠勇敢,有什么資格叫中國人呢? 

     

    我們觀察社會和生活,很容易看到中國人身上的這個優點。比如,改革開放后,在法國一些城市的城鄉接合部生活著不少溫州人。溫州人語言不通,文化程度又低,法國人根本瞧不起。但經過幾十年的奮斗,法國人對他們不得不刮目相看。別人家周末休息不上班,溫州人照常上班。別人家老板不干活,溫州人晚上當老板,白天站柜臺。就那么一個小地方,白天是店鋪,晚上當地鋪。我常開玩笑說溫州人打遍天下無敵手,其文化特點很值得研究。新加坡的前任領導人李光耀,治理新加坡很有辦法。新加坡有不同的種族,李光耀講話一般都很謹慎,不講那些比較敏感的話頭。他退休之后就放得比較開了。有一次記者問他,如果新加坡的居民都是華人,或華人的比重比現在還高,那會是一個什么樣子?李光耀直截了當回答,要是那樣的話,新加坡的成就一定比現在大得多。

     

    經濟背景。經濟背景指經濟活動的方式。中國古代以農業生產為主,中國是一個典型的農業國家。在中國的歷史上,歷朝歷代的統治者都非常重視農業問題,社會理念、政治制度、哲學思想都離不開這個基本點。過去我們有四民之稱即“士農工商”。頭一個是士,第二個是農,商在最后。不像今天,大企業家是第一,大學教授在大企業家后面,農民根本排不上號。有人說,士就是今天的大學教授。這個說法不對。士和今天的大學教授都有知識,這是他們的共同點。但古代的士道德高尚,承擔著道統的責任,可以為王者師,這個特點今天的大學教授并不具備。今天的大學分科太細了,有幾個教授敢說自己身上有道統的責任?不要說理科和工科了,就是文科的,包括哲學系、歷史系的老師,有幾個敢這樣說?今天的大學教授是沒有資格稱為士的。

     

    在歷史上,農業的地位一直很高,歷朝歷代統治者都非常重視農業和農民問題。先民為了生活開發了土地,土地同時也綁架了先民。因為土地搬不走,先民依靠土地而生,必須固守在這塊土地上。前面提到的愚公移山的故事,是為了闡明中國文化積極奮斗的精神,其實這則故事還包含著另一層意思,就是安土重遷。愚公住在山腳下,門口有兩座大山,一座是王屋山,一座是太行山,出行不方便。愚公一天發了宏愿,一定要把這兩座大山搬走。街坊鄰居嘲笑他:你的力量就那么大,怎么能把大山搬走呢?愚公說: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子子孫孫沒有窮盡,挖山不止,一定能達到目的?,F在想起來,愚公真的是愚。用我們今天的話說,打個電話,找個搬家公司,搬到山外去不就行了嗎?為什么寧可祖祖輩輩挖山不止,也不搬家呢?愚公移山的故事背后其實有一個重要的潛意識,這就是安土重遷。中國人,主要是農民,沒事兒是不搬家的。

     

    因為不隨便搬家,我們的先民一般都生活在祖祖輩輩生活的那塊土地上,從而形成一家幾代人都生活在一起的情況。這就決定了我們的文化特別重視家庭,重視血緣聯系。中國人的血緣關系特別復雜?!稜栄拧肥侵袊钤绲脑~典,其中表示人的稱謂的詞,比如我們今天說的爸爸、媽媽、叔叔、阿姨(當然過去并不這么叫),就有一百多個。為什么這么多?就是因為人際關系復雜。不同的關系要有專門的稱謂,才能標識清楚。我總是喜歡說,中國的小孩子從小就非常痛苦,因為他們不知道應該管他們見到的那個人叫什么。我孩子小的時候,吃了晚飯,我常帶她去散步。因為是部隊營院,大家都很熟,見到人后,我總是跟孩子說:“趕快叫人啊。”我這樣做其實是自己先想一想,把關系弄清楚,教給孩子,孩子下次就知道了。這時首先要判斷對方是男是女。如果確定是女,是我的長輩,我的孩子就應該叫她奶奶;如果是我的同輩,我的孩子應該叫她阿姨。如果確定是男,是我的長輩,我的孩子就應該叫他爺爺;如果是我的同輩,就要進一步判斷比我年長,還是年幼。如果年長,就應該叫他伯伯,北方也有叫大爺的;如果比我年幼,就應該叫他叔叔。

     

    有的時候情況比較復雜,盡管是我的同輩,比我還年輕,我的孩子還應該叫他伯伯。舉個例子,朱敏是朱德的女兒,在延安的時候,很活潑,到處跑著玩,見到了毛澤東,很有禮貌,一鞠躬:“毛叔叔好!”回家以后讓朱德狠批了一頓,說:“下次見到毛澤東,應當叫毛伯伯,盡管毛澤東歲數比我小。”毛澤東的歲數小于朱德,但朱德讓自己的女兒管毛澤東叫伯伯,就是要表示尊重。中國有一個稱謂特別復雜,這就是兄弟的兄。字面的意思,兄是男性同輩比自己年長者。但在實際生活中有時比自己年輕的也可以為兄,女性也可以為兄,甚至比你低一輩的也可以為兄。魯迅和許廣平最初接觸的時候,魯迅給許廣平寫信,抬頭的稱呼是廣平兄。許廣平不懂了:第一,我是女性,怎么為兄?第二,我是學生,比你低一輩,怎么為兄?可見這個稱謂含義很深,很難用好。

     

    這個背景決定了中國文化的第三個特點:重視家庭。重視家庭可以說是中國文化最重要的特征。不了解家庭,就不可能了解中國文化。中國古代政治從來沒有考慮過契約的辦法,走的始終是家庭的路線,就是由這個特點決定的。在中國,國家是家庭的擴大化,家庭是國家的縮小版。這既是它的不好,也是它的好。受“五四”運動的影響,今天的年輕人一提到家,很容易想到的是巴金的小說《家》,把家當作壓抑人性、限制自由、泯滅個性的代名詞,甚至有“父母皆禍害”的說法。但大家不要忘了,巴金的這部小說,是“五四”之后的產物,代表著那個時候的觀念。古代不是這樣的,人們提到家想到的是那個溫暖的場所,是那個背后的靠山。大家能考進復旦,說明你們的家庭教育一定不錯。當然有些家庭教育可能也會有一些問題。比如實在調皮了,爸爸媽媽一著急,在你屁股上拍兩下,或者爸爸媽媽缺乏經驗,有些事情處理得不夠妥當,你會覺得爸爸媽媽欠你的。我告訴大家,爸爸媽媽能把你帶到這個世界上來,能辛辛苦苦培養你來大學讀書,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爸爸媽媽根本不欠你的。你回報爸爸媽媽的不應是抱怨,只能是感恩,發自內心深處的感恩。

     

    政治背景。中國文化有長達幾千年文字記載的歷史。在這漫長的時間里,經歷了很多朝代,而對中國文化的發展影響最大的莫過于殷周之際的變化。殷代是一個國力很強的朝代?,F在很多歷史博物館都可以看到殷代的文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鼎。天子九鼎,諸侯七鼎,逐級往下排。鼎是國之重器,南方人有了非分之想,仗還沒打,就問中原士兵你們的鼎是什么樣的,這便犯下大罪。“問鼎中原”這個成語就是這樣來的。殷王之所以有這么大的權力,可以一統四方,是因為他們相信上帝或上天眷顧他們,賦他們以命。后來殷被周滅掉了。周起家的地方在今天陜甘一帶,原是殷的附屬國,地方不大,經濟也不發達,但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居然把堂堂大國殷給滅掉了。這樣就出現了一個問題:一個臣子有什么權利推翻君主?一個附屬國有什么權利滅掉宗主國?用今天的話說,周人政權的合法性在哪里?要建立自己的政權,首先必須解決這個問題。中國歷史上農民起義特別多。農民不堪受壓迫,起義之前找個石碑,在上面刻點字,半夜埋到墻根底下,早上跟自己的朋友說,上天托付于我,于是挖出個石碑來,上面寫著天下當姓張,天下當姓李,等等。陳勝、吳廣起事之前,找塊布,上面寫好“大楚興,陳勝王”,塞到魚肚子里頭,就屬于這種性質。

     

    再回到殷周之際的變化。周人是怎樣解決這個問題的?周人非常睿智,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們的做法概括起來,就是八個字:“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尚書·蔡仲之命》)意思是說,上天沒有固定的親眷,輔佐誰,不輔佐誰,關鍵看你有沒有德。有德就輔佐你,沒德就不輔佐你。殷王原先有德,上天就輔佐他。后來殷王亂來,肉林酒池,上天看不過眼,說這個家伙不行,沒有德,就不幫他了。誰有德呢?遍察天下,周王有德,于是把原先賦予殷王的“命”給了周王。這就叫“革命”。今天講革命是指階級斗爭、武裝斗爭。其實革是變的意思,革命就是變命,也就是把過去賦予某個人的命變給另一個人。而革命的根據,就是領導人是否有德。經過殷周之際的變化,德的觀念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周人重德的程度大大超過了殷人。

     

    這樣就形成了中國文化的第四個特點:關注道德。周代之后,中國文化,不管哪一個學派,都非常重視成德的問題。儒家表現為成圣,道家表現為成仙,佛家表現為成佛,實質都一樣,都是要成就自己學理意義的那個德。因為中國文化的重點在于道德,心靈完全被道德占據了,關心的是如何成圣成賢的問題,所以不大重視認知問題,與西方哲學重視純粹認知問題的路線完全不同。這個特點對后世影響很大。黃宗羲的父親是東林黨人,后來死于東林黨獄,黃宗羲回憶他的父親時有這樣一段話:“先生以開物成務為學,視天下之安危為安危。茍其人志不在弘濟艱難,沾沾自顧,揀擇題目以賣聲名,則直鄙為硁硁之小人耳。”(《明儒學案》卷六一《東林學案四》)在黃宗羲的父親看來,天下的安危便是自己的安危,如果一個人的志向不在“宏濟艱難”,不在“救治天下”,只是挑一兩個小題目,寫寫文章,用今天的話說,當個教授,當個博導,那只能被人鄙視,譏為小人。這代表了古人的一種氣節,一種追求。這種氣節,這種追求,在今天的大學校園里,早已成了稀罕之物。不少人只想當博導,只想當院士,卻不管自己的道德追求,不顧自己身上的歷史責任。這在古人眼中與“硁硁小人”又有何異?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史學會
    白丝性奴在线,50岁熟妇的呻吟声对白,早上发现他的还在里面怎么办
  • <bdo id="cccec"><center id="cccec"></center></bdo>
  • <td id="cccec"><center id="cccec"></center></td>
    <table id="cccec"></table>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